排队的故事

昨天看到魔都人民热烈排队围观阿凡提兄弟的新闻,我突然想起来以前在大学里的事情。
七年前我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乡逼,进了大学发现可以自己选课表很新鲜,就在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下,选了一门课,叫做《世说新语》精读。
到了去上课的那一天,进去一看,我靠,大约60人左右的中型教室,座位上坐满了人,高起的讲台边上台阶上也坐了人,课桌间走道和教室后半部分也都是人,还有被喷出来站在走廊上的人,所幸那个教学楼是单边教室,走廊和教室之间的墙壁上开了窗,可以从窗子里把头伸进去听课——这场面深深地令我震惊了。

不久之后,我就知道了这是中文系的独特风景,至于我们自己这种角落里的香菇似的冷门系,读了四年也没有见到过类似的情形。
中文系似乎特别容易出现对教授的偶像崇拜,传闻还有姑娘去上傅杰的《论语》精读课,每回都带上walkman去录音(对,咱那时候貌似录音笔这么先进的东西还没有普及),下课后回到寝室里,就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播放,边听边陶醉地用手摩挲着Walkman那棱角分明的外形,傅杰优雅的男中音从小喇叭里传出来:”哎那个孔子的弟子啊~ 颜回和子路~“
所以中文系的师生恋比率特别的高,我在校的时候还有传闻说某教授夫人到系里吵闹,说该教授和研究生有染,回家找老婆的茬把老婆的脑袋按在马桶里打,等等八卦不一而足,不过与主题无关,在此就先按下不表。

说回《世说新语》精读,上课的教授骆玉明,虽然外形上可能比不是傅杰(好吧我其实已经不记得傅杰长什么样了……),但人气也是非常高的。每回上课的时候都有这么多人来旁听,真正选了这门课的同学们要是到得稍微迟一点坐不到位子了,心里肯定会不高兴。这门课在上午三四两节,但这教室早上一二节的课程似乎是理科的课,从一早上占了好位子一直坐到三四节的可能性并不大,这时候,某个叫做占位本的东西,就派上了用场。
所谓占位本呢,就是……随便找个什么不要了的小破本子,在封面上写上”占位本“三个大字,底下写好姓名学号,到时候丢在课桌上,表示此座位为我所占,就可以了。其实到了高年级忙着打工赚钱忙着实习找工作就没心思做这种事,所以基本上占位本什么的,都是低年级学生的专利。同学们刚从高中上来,手里还有很多上中学时没用完的学校练习簿,所以每次上课前往座位上一看,就知道底下这些学生都是从哪些学校升上来的了……
占位本有些像物资紧缺年代里排队买肉买米时用来占个位子的砖头或者菜篮,它的有效性基本上还是被默认的。问题只在于放占位本的时间。一开始大家都是利用早锻炼时段,早上六点多带着占位本出去跑步,去早锻炼老师那里敲个章,顺便去教室把本子丢在课桌上,然后吃早饭。但如果所有人都是这样,那就体现不出某个人的早来了,所以时间也就不得不随之慢慢往前提,前一天晚上的课上完之后就去教室里放本子,甚至更早一点……
时间战线拖长之后很容易在某个环节出现问题,好比说前几堂课的学生因为没有草稿纸,就把某人的占位本顺走了,也并非没有这个可能性,但找不着自己占位本的学生,必然要怀疑后来坐在那位置上的同学,是不是他偷偷把自己的本子给丢掉了。此外也有像我这样老吃老作的,在几次课之后勾搭上了中文系的akari和她老婆还有迷踪同学,此后每一次都是akari一个人带着四本本子,刷刷刷刷地……一占就占上一排。
于是毫无意外地就会有各种纠纷,就会有热衷于组织工作的学生冒出头来试图解决问题,比如说上课之前请骆玉明点名,不是选了这门课的学生不能坐在位子上等等,但你要知道,大牌都是要迟到的……骆玉明从来没有准时上课过,哪里还有时间浪费来给你们点名!
吵吵闹闹地,一个学期的课程也就结束了,到下个学期,这个过程就会再来一遍……有时候我都觉得我的看演出排队癖,其实是从这时候培养起来的也说不定。魔都人民本来就热衷于排队,我爹说他小时候最喜欢的恶作剧之一,就是和小伙伴们一起,到南京路上随便哪家店门口站好排队,过不多久身后就会拖着一长条不明究竟但还是跟风排了队的路人,等这队伍排长之后,他们几个小伙伴们就……一个个偷偷溜走……我爹果然从小就不是好人。一 一

这种排队的热情,大多数时候总是如此盲目。我至今也没有明白过来,为什么骆玉明的《世说新语》精读课会如此地热门。这《世说新语》精读到底说了点啥,我已经基本上不记得了,大致应该就是讲讲魏晋时期名士的八卦故事吧。
事实上因为我当时极为热衷于老庄和玄学,在大二还是大三的时候,又修过骆玉明上的魏晋时期文学精读课,那门课上就人丁寥寥。因为跟迷踪一起上课,结果不知怎么回事,就变成两个人修习[删除线]肛恋[/删除线]钢炼漫画的课程了……所以他上了些什么,我还是没啥印象。
除了某一次,迷踪翘课,我难得认真听讲了一回。说到西晋灭亡之时,刘曜围长安,一时间城内兵尽粮绝,饿死者众。
骆玉明老师,虽然有些罗锅个子也不高大但就是富有人格魅力的骆玉明老师,那时候,他站在讲台上,用迷离的目光看着台下我们——身后的某处,刹那间似乎穿越了时间与空间的距离。
他说:“啊,那时候,那些名士们,守着最讲究的华服,却不得不饿死了。那种感觉,啊,你们能明白吗!”
学生们顿时肃穆了,面色也极为凝重。就仿佛自己正身着浅紫明黄的华服(其实按照史实来看大概都是质地很糟糕的麻布),独自在高楼危坐,任凭城外士兵喧嚣,只管自己清风拂面,腹中饥饿响声大作如鼓,搞不好还能奏出千古绝响《广陵散》的曲调来。
哎哟我那时候多善良多纯真多……文青的学生,哪里经得住这种庄严的场面,当然也跟着低眉顺目了。骆玉明老师很满意这片刻的静穆,过了半晌,才终于叹出一口气来。
哎要是换了现在,已经修炼成流氓了我,大概会插嘴问上一句——

“那种感觉到底是神马感觉啊!完全不明白啊!骆老师!”

题目 : 魏晋时期文学
博客分类 : 小说文学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Jun♡ WK.

Author:Jun♡ WK.


限量抵抗不能星·
包臉下垂眼愛好村·村委書記
美綠子·王小俊
逆王道CP/桔子/白日夢/
咖啡愛好者
跑展专业人士
宇宙无敌跳票王

同人志❤
新谱:
《侦探青猫》同人小说本
白昼梦 发售中


旧刊:
黑梦同人小说本 完售!
Saw the Shade and Light

MUCC同人小说本
AKA 完售


無授權轉載此地圖文者菊爆之
SB/自來熟/漫罵者与狗此處不得入內留言


同好加Q:49537967
或MSN:kamila63073@sina.com
话不投机还死缠烂打者一律拖黑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FC2计数器
偷窥人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